你所处的位置:首页 >> 环保动态 >> 环保科普

发展是否破坏了环境?

日期:2017-01-21 10:54 点击数: 
 

 

 

  

  1722年3月17日,三艘荷兰船舰从智利西海岸的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驶出。它们的任务是寻找一片被称为戴维斯的大陆,这片土地早在1687年就被英国海盗爱德华·戴维斯(Edward Davis)发现了。在接下来的19天中,三艘荷兰船舰离岸几乎向正西方驶向未知之地。

  4月5日,船员看到了远处的一座小岛,当他们驶近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成百上千个栩栩如生的雕塑遍布小岛,大多4米高。这些船就在这里抛锚,探险队首领雅各布·罗格文上将(Jacob Roggeveen)将此次发现的小岛命名为“复活节岛”。出于安全考虑,无人登岸。

  第二天早晨,他们发现有烟雾从岛上的不同地方升起,他们选择留在船上继续观察岛上情况。

  第三天,天气变化不定,夹杂着零星的雷阵雨和闪电,水手们在等待时机时突然发现一个人正划着小皮艇向他们驶来。此人到达后,水手们将他接上船,给了他一些食物和一杯酒,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此人居然将那杯酒从自己的头顶倒了下去。然后,他好奇地在整条船上参观一圈之后,就离开了。

  第四天,这个人又划着他的小皮艇回来了。当天晚些时候,134名全副武装的荷兰人分乘5艘小船登岸。上岸后不久,当地人就出现并很快将荷兰水手围在中间,一些当地人想触摸他们的武器,但是由于惊慌,水手们射杀了13名当地人。随后不久,荷兰人离开了这个小岛,继续航行。

  这对当地人而言必定是一次神奇的经历,显然在荷兰人到达以前,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上仅存的人类,而更令他们奇怪的是,在那之后48年里都再没有人去过那里。但随后,西班牙人费利佩·冈萨雷斯·德·阿埃多(Felipe González de Haedo)率领两艘船舰来到该岛,随即起草声明,称此岛属于西班牙国王。4年后,另一支由著名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带领的探险队来到了这里,他们上岛寻找淡水和食物,并惊讶地发现两者都很少,便很快离开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探险队经过小岛,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除了注意到这片岛屿很贫瘠以外,没有什么深入的发现。1786年,法国探险家德·拉·彼鲁兹(JF G de la Perouse)率探险队来到这里,因为他事先听说过这里的贫穷状况,所以他带来了绵羊、山羊、猪和蔬菜、柑橘等作物,这样岛上的居民就可以耕种,并由此提高生活质量。然而,之后到来的探险队没有发现这些东西的任何一点儿踪迹,很显然当地居民已将带给他们的食物吃完了。

  不,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地方。正如詹姆斯·库克在航海日志中所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因为发现这个岛屿而兴奋,因为这个岛屿能为过往行船提供的便利和补给太少了。”

  直到很多年后,科学家们才发现复活节岛上演过的悲剧。在定居者初次到达这个岛屿的时候,岛上植被丰富,至少有三种植物可以长到15米以上,但至少有21种生物在那以后灭绝,所以当欧洲人第一次发现岛屿时看到的几棵3米高的树是那时候仅存的植物。

  大量树木的绝迹导致了水土流失,通过发掘,人们发现了当地人的应对之法。他们把种子种在顶部有开口的岩洞中,并在种好后把石头放在土上防止种子或植物被吹走。

  大树消失后,造船就更加困难,人们的食物的主要成分也由之前的鱼类变成了鸟类,而这一改变为环境带来了另一场灾难,因为这造成了岛上所有陆地鸟类的灭绝,而海鸟的数量也大幅下降。事实上,该地居民破坏了当地普通的原始物种。更糟糕的是,他们砍伐森林造成了饮水资源不足。

  这一切带来的后果相当可怕,居民食不果腹,他们的肋骨凸出,胃部凹陷。这也许推动了他们部族之间激烈的战争,很多雕塑都在战争中倒塌。岛上甚至留下了嗜食同类的痕迹。种种原因导致岛上居民人口由欧洲人最早发现的前100年的1.5万~3万人变成了18世纪发现岛屿时的2 000~3 000人,而这一人数从欧洲人在当地传播新的疾病并带走一部分人充当奴隶后变得更少。

  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而复活节岛现在可能是人类文明破坏自然,并为此付出代价最有力的标志也不足为奇。想想如果我们对全世界做出同样的事,又会怎样?

  前文提到的贾里德·戴蒙德在《崩溃》一书当中就列出了复活节岛和其他早期文明破坏生态环境并遭到毁灭的例子,为现代文明敲响警钟。戴蒙德是这样描述复活节岛的悲剧的:

  我常常自问:“复活节岛上那个砍掉最后一棵棕榈树的人在砍树时在想些什么呢?”就像现代伐木工人一样喊着“要工作、不要树!”,还是“科技会解决这些问题的,不用担心,我们会为这些树找到替代品的”?

  人们砍伐树木,用它运送雕塑,戴蒙德解释说,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导致了当地土著民最后在绝望中自相残杀。他对世界其他地方进行了以下类比:

  复活节岛和整个现代化世界的相似之处明显得令人毛骨悚然,由于全球化、国际贸易、喷气式飞机和网络,如今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享有同样的资源并相互影响,就像复活节岛上的十几个部落一样。

  因此,他总结道,复活节岛的衰落为更广阔的世界发出警告:

  人们将复活节岛的衰落作为类比,旨在向我们展示我们未来可能要面对的最坏的情况。

  这些故事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恐慌,人们害怕如果世界继续发展科技,会对地球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然而,在接下来的部分,我们会看到,这个叙述有一点儿——古怪。

  诸如戴蒙德等表达的对于环境的担忧并非新鲜事,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在1962年出版的《寂静的春天》一书中预言,使用DDT杀虫剂将会导致癌症患者数量剧增:

  1961年春,一种流行性肝癌出现在许多联邦、州及个人养殖场的虹鳟鱼上,美国东部和西部的鳟鱼都被感染,在一些地区所有超过3岁的鳟鱼都得了这种肝癌……休珀教授将这种流行病视为严重的警告,提示人们必须增加对控制这种致癌物质种类和数量的注意力。“如果不加以控制,”他说,“将来人们会更快地面临类似的灾难。”

  显而易见,这种灾难是所有人类均被感染这种癌症。

  然而,人类并不是唯一有危险的物种。1970年,美国前参议员、州长盖洛德·尼尔森(Gaylord Nelson)发起了地球环境日活动,在此之后,他又接受了《形象》杂志的采访,在采访中他提到鸟类学家狄龙·里普利(Dillon Ripley)曾预言1995年地球上75%~85%的物种将会彻底灭绝。

  1979年,生态学家诺曼·迈尔斯(Norman Myers)发表了《下沉的方舟》一书,他在书中指出,如果如他所预计和担心的,我们每年失去地球2%的土地,那我们每年将会失去约4万种生物,那将意味着,到2000年,世界上的生物将会减少一半。

  1980年,乔治梅森大学的生物学家托马斯·洛夫乔伊(Thomas Lovejoy)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提交了一份报告,其中包含了一份科学评估:

  接下来是一个对2000年全球物种灭绝的合理估计,在森林砍伐率低的情况下,大约15%的物种会灭绝,如果砍伐率高,大约20%的物种会灭绝。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20年里,如今地球上300万~1 000万的物种中,至少50万~60万会灭绝。

  这份估算的材料来自迈尔斯一年前的一份报告,在该报告中你可以看到一个关于他所使用的科学方法的完全的概述:

  1974年一些关注环境问题的科学家聚集在一起,大胆地猜测了所有物种的灭绝率,无论科学与否,现在每年物种灭绝达到了100种。我们不妨这样假设,作为这种人为控制自然环境的后果,20世纪最后25年的人们将会目睹100万物种的灭绝,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是这样,在25年内,每年生物的灭绝数量会达到4万种,或者每天100多种。

  这项每年灭绝4万种生物的数据是环境学家一直以来最强调的问题之一,但是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没有依据的大胆猜测。

  洛夫乔伊估计每年会有2.5万~3万种生物灭绝,这个数字比迈尔斯提出的要小一些。几年后,植物学家彼得·雷文(Peter Raven)于1988年提出了第三种估算,他指出全球物种的25%在1980~2015年走向灭绝。4年以后,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Edward Wilson)出版了他的畅销书《缤纷的生命》,他在书中预计全球每年将失去约2.7万~10万物种。那之后的一年,保罗·埃尔利希做出自己的估算并由此加入了这场辩论,而且他并没有辜负那些热情的追随者们,他认为,如果那时候地球每年有25万种物种灭绝的话,到2000年我们仅有1/2的物种依然可以存活。

  而且他还预言,所有的物种将在2015年全部消失,即便这对他而言也很荒谬。

  我们在环境组织网上看到的典型估计是每年大约4万~6万种生物灭绝,由于这一数字巨大,因此无数新闻媒体争相引用这一数字,预测人们正在经历“第六次大灭绝”,这听起来骇人听闻。在之前的5次大规模灭绝中,最著名的一次发生在大约650万年前,那次事件中,所有的恐龙和大约一半的海洋生物都灭绝了。

  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距当时预测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那就让我们看看事实是怎样的吧。我们可以从蕾切尔·卡逊的作品《寂静的春天》开始。她写这本书的动机是她认为DDT杀虫剂会消灭鸟类,或造成癌症肆虐,灭绝人类。

  这两种结局都只是她的推测,并无确凿的证据支撑。之前人们长期使用DDT来消灭美国的疟疾,很多城市街道上都有卡车定期喷洒DDT,曾有人这样描述:“每年夏天,装有DDT的卡车会开过我住的街区,一路上喷洒农药,形成一片浅雾,而那时候,我们小孩子则会跟在车后面跑上几个街区。在那样的喷雾中,你连你身边1米以外的孩子都看不到,这些农药杀死了苍蝇,但我们活得好好的。”另一个写道:“母亲会早早让我们吃过晚饭,这样我们就可以及时跟着每周来喷洒几次农药的车满街道跑了。有一阵,每天晚上,我们都兴奋地跟在卡车喷出的白白的雾中。比起卖冰激凌的车,我们听到DDT卡车在拐角的发动机声更激动,孩子们跟在后面,有的孩子骑着自行车,有的孩子玩着滑板,有的孩子奔跑。”

  即便如此,除了疟疾的彻底消失,没有人发现DDT产生了什么别的后果。美国公共卫生服务组织进行了一项临床试验,在试验中,志愿者需要每天吃35毫克的DDT长达18个月,这个量大约是人们通常摄入量的1 000倍。试验显示,无论是在试验期内还是在随后跟踪调查的10年中,DDT并没有带来任何不良反应。在生产DDT的蒙特罗斯化工厂中工作的工人,没有穿任何防护服,他们多年来吸入DDT的粉尘量甚至达到了正常人持续吸入1 300年的量,但是美国医学联合会对他们进行研究得到的结论是:“在这些长期工作的工人中(从事该工作20~30年),这些吸入正常人1 300年才能吸到DDT粉尘的研究中,居然没有一个人得癌症,这在统计学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患癌症的概率反而比正常人更小(无一例记录)。事实上,其他一些研究也表明,DDT似乎有一种很强的抗癌作用,甚至有一组科学家总结说它应该作为一种抗癌药物被积极利用:“DDT在老鼠身上的抗癌机制对人也许同样适用。”圣何塞州立大学教授戈登·爱德华兹(J Gordon Edwards)是世界上最有名的DDT毒性专家之一,曾在上课之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吃下一勺DDT,并且在媒体面前也做出过同样的事。他于2004年在爬山时死于心脏病发作,享年84岁。

  那么鸟类呢?之后有研究表明DDT会导致某些鸟类的蛋壳变薄。但是,引人注目的事实是,美国鸟类的数量在卡逊的书出版之前的几年中明显增加了。美国鸟类数量最主要的数据来自奥杜邦学会,该组织由鸟类观察员组成,在每年圣诞节会举行“圣诞数鸟”的活动。这项活动中,该组织会派出成千上万的成员去郊外数鸟。在DDT产生的前一年,即1941年,这些观察员平均每人数出1 480只鸟,而在1960年,这个数量达到了5 860,所以在DDT出现以后,鸟类的数量几乎翻了4番。

  1967年,弗吉尼亚州农业部经过分析得出结论,DDT的使用增加了鸟类的数量,一部分是因为蚊子也可以在鸟类中传播疾病,DDT的使用使它们吃的食物不易被昆虫破坏,而且它们体内对毒素的自然防御功能也被DDT刺激得更强。有人指出,DDT似乎有助于黄曲霉毒素的分解,该毒素是一种很强的致癌物,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它可以抑制癌症。

  然而,所有这一切都被环保主义者忽视了,他们现在已经把DDT产生潜在影响的注意力由原来的空气转移到海洋。这种注意力的转变主要在1968年变得广泛,那时环境保护基金组织创始人之一查尔斯·沃斯特(Charles Wurster)证明,DDT在海水中的溶解度达到500百万分比浓度(500毫克/升)时会减少浮游植生物的光合作用。听上去的确令人担心,但后来有人指出,海水实际上不能溶解那么多的DDT,它的饱和度仅为1.2百万分比浓度。另外,他们还指出DDT在海洋中的浓度要低于他测试的0.1%,而且事实证明海水中低于1.2百万分比浓度的DDT有助于浮游生物的光合作用。但是,他是怎么得到大于饱和度400倍的溶液呢?他在海水中溶解了大量的酒精,由此使DDT的溶解度大大超过了它在自然条件下饱和度的400多倍。如果想在大自然中实现这一数据量,人们必须把世界的海洋都变成含酒精的饮料,并且要在里面投入大约600立方千米的DDT,而且你还必须不停地混合更多的DDT,因为路易斯安那州的海湾微风实验室进行的测试表明,92%的DDT会在38天内从海水中自然消失。

  1970年,美国科学院在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DDT用于对抗疟疾可能已经拯救了约500万人的生命。他们还指出,禁止使用这些物质会导致数百万人的死亡或伤残,况且如果不使用DDT,人们必然会用一些毒性更强的物质来对抗疟疾。

  随后的一年中,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组织了一场为期7个月的咨询活动,期间有125位专家参与其中,并向法官提交了365篇与DDT相关的论文。在对参与者的调查和检查后,法官判定DDT有益无害,依旧可以合法使用。

  然而,环保主义者对此仍然置之不理,继续进行政治施压,之后通过法律和国际政治与压力的策略,DDT的使用被禁止。因为这场“战役”,到2001年,全世界仅有一家生产DDT的工厂了,它位于印度柯钦县。环保运动组织“绿色和平”现在正打算通过一场激烈的运动迫使这家工厂关闭,并且在2003年12月15日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声称:“绿色和平组织呼吁印度当局立刻取缔和替代DDT。根据有机污染物公约,显然印度政府应该立刻取缔DDT。”

  禁止使用DDT带来的后果是,世界上有成百上千原本可以健康生活的人感染疾病而死。虽然具体数目很难说清楚,但如果之前估计的在DDT被禁前它救治的人达到5亿是真实的话,那么这项禁令带来的死亡人数是至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为灾难。

  2006年9月15日,噩梦终于结束,联合国发布新闻稿声明:“在出于安全考虑而禁止通过室内喷洒DDT和其他杀虫剂来控制疟疾近30年后,联合国卫生机构在今天表示,将再次推广使用这个方法来对抗全球性的灾难,每天至少有包括3 000名儿童在内的上百万人死于这场灾难。”绿色和平组织和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作为禁令颁布的主要幕后支持者,此后不再对DDT横加指责,但也从未表示歉意。

  让我们回到物种灭绝的问题上来。我们真的如迈尔斯所预计的那样每年失去4万种生物吗?或者如洛夫乔伊所猜测的2.5万~3万种?或者离我们更近的埃尔利希所预想的25万种?换言之,我们真的就像复活节岛上的居民一样吗?

  总而言之,科学家们给出的地球动植物的种类总数大致介于200万~8 000万之间。这之中已经有160万种被分类编目。2011年的一项著名的研究指出,有870万减去或加上130万种生物(即740万~1 000万种),而之前的种种估计都在350万左右徘徊。这其中还不包括细菌这种我们完全不知道种类数量的生物,但预估值大概在1万~1 000万之间。一些专家说,实际上细菌的种类达到几十亿,并指出这一数量会不断增加。

  据不完全估计,这些物种基本都已存活了100万~1 000万年之久(这其中可能会发生一些无法辨识的突变)。《不列颠百科全书》指出,众多参考资料和详细说明显示,自然界的生物灭绝率大约为每年或每十年一种。举例来说,如果我们研究1980~2000年这一时期,即洛夫乔伊写给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的报告中涵盖的这段时间,根据《不列颠百科全书》估计,按照洛夫乔伊的推测,生物的灭绝速率为每年2~20种。

  所有关于濒危和濒临灭绝物种的科学报告都由两个国际组织详细记录,它们分别是包括很多政府机构和国际组织在内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而所谓的“红名单”就出自他们;另一个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下属的新近灭绝生物委员会,它会发布新灭绝生物清单。这两大机构发表的声明都非常相似,并且它们也会相互提供依据。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2012年发表的声明称,1600~2012年,全球约800种已知物种彻底消失。大多数科研数据都将这400多年间已知灭绝生物的种类数量说的有些高,大约1 000种,相当于已知生物总数的0.066%。举例来说,研究基因的标准教科书《保护遗传学》和《保护遗传学导论》的2007~2010年列表都列出了自1600年以来灭绝的917种生物。下面是基于关键分类对它们分布情况的判断,该估计建立在它们的关键分类上,并由此推断灭绝生物数量为1 059种




首页 | 环保法规 | 办事指南 | 会员中心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
地址:成都高新区科园南一路7号 电话:028-61383738 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成都高新区环保产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蜀ICP备16023737号